設為首頁

中國會計視野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微信掃一掃,快速登錄

查看: 41337|回復: 36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HETEROTOPIAS -----四大2017年終會評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0:21:09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現報名CMA享受7折優惠。
CMA獲得政府及各大企業集團一致推薦
 

視野思享會年費會員
一年內免費直播參與
歷屆活動視頻回放
與愛學習群體共同成長

 

歡迎訂閱會計視野微信公眾號
第一時間了解最新財會知識
碎片化學習新方法
200萬讀者追隨的真愛選擇。

本帖最后由 豫章太守 于 2017-12-20 15:51 編輯

                                                                                                                                       
     





HETEROTOPIAS -----四大2017年終會評




站在觀察者視角所及,“四大”正處于既往20年來對于彼此間業務模式和戰略取向之相互同質化趨同向各自新興增值服務與數字化轉型的自我異質化趨同轉變之過渡階段。此中新舊兩個“趨同”轉變昭示我們四位主人公主動應對未來可能到來的劃時代行業變革,以反標簽反圖繪反裝飾化的后現代主義姿態將固有框架徐徐肢解于當下。



一  年度綜述




       本年度最為業界人士關注的無疑是數字化會計與人工智能應用浪潮在審計服務領域發軔的革命性預兆。
       德勤、普華永道、安永各家先后相繼高調推出并正式投入實際使用財務機器人以及基于企業財務管理的財務機器人解決方案,更為刷新人們認知圖景的則是隨著AI(人工智能)逐漸進入更為廣泛更加深度的行業領域如金融交易、醫療臨床診斷、法律服務、廣告創意。。。等等,所取代社會人力資源對象不僅僅限于那些體力性重復性低端初級崗位千赢登录网址,甚至四大自身的傳統業務部門和既有業務模式都將面臨或正在進行重大變革。朝菌不知晦朔,這一社會大趨勢尤其諸如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NLP) 和 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 (RPA) 無論從巨大潛在商業利益角度還是未來業界地位存亡高度都堪稱極可能重劃領地邊界的命運之舟,抓住并迅速適應刻不容緩。
       而另一枚全球財經界的當紅炸仔雞---“區塊鏈”,四大繼前年和去年之后有了更大力度的實際動作,建立了更多的區塊鏈實驗室和工作區,同時與更多頂級行業巨頭和地區統治性平臺建立戰略同盟關系,例如畢馬威與微軟結盟推出區塊鏈“節點”工作實驗室,研究和開發區塊鏈以及德勤與香港金融管理局及香港五大銀行成功合作,推動分散式帳本技術(DLT)在貿易融資生態圈中的應用應用程序,正式成立亞太區區塊鏈技術實驗室。需要注意到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強調了“監管機制環境”與“法律框架”,說穿了便是盡快通過與各個碼頭的統治力盟友(戰略伙伴)關系憑藉自身資源和公共關系方面的不對等優勢劃分和擴大勢力范圍形成前壟斷據點。

       傳統業務方面,每年的例假話題“審計輪換”出現了新的變數,自2016年歐盟開始實施在歐洲掛牌上市的企業至少每20年就要更換審計師,每10年進行一次招標的新規定適用于所謂“公眾利益實體”,如花旗、富國、AIG、紐約大都會、高盛、大摩等等在美國注冊的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和保險公司在歐洲的分支也同在此列。他們面臨著要么全面更換一家新的會計師事務所,來審計所有項目,要么為歐洲的分公司聘請新的審計師的二選一抉擇,別無他途。在以前年度會評中評者不止一次注解過四大在美國擁有不同于歐洲的強大游說勢力,雖然近年來美國也出現了個別大型企業換審(如美國電力、霍尼韋爾),但均屬客戶個體獨立行為,是以A方案成立的可能性可以說不存在。即使就B選項的可行性評者個人也存懷疑態度,因為它仍將在部分程度上形成了高端審計市場重新洗牌效應(當然僅限于四大俱樂部內部范圍),四大(尤其是PK兩家)將不遺余力做頑強抵抗。
       本年度由四大擔任規模最大的十宗IPO(以實際融資額為準)外部審計師情況是EY 3家\KPMG 2家\Deloitte 2家\PwC 1家。(參見NOTE 1)

        11月份普華永道在美國成立一家獨立的律師事務所—ILC Legal,我們需要知道的是PwC本身已經是全球第六大律所,在評者看來只要四大愿意放開手腳的話,四大會計公司同時成為四大律師事務所是根本毫無懸念的事。雖然目前他們攝于PCAOB等監管機構關于監督和其他獨立性規定,在美國尚小心翼翼“低調”開展非涉及美國法律的諸如國際企業架構、兼并與收購、移民和稅收爭議等涉及國際法律事務的領域向美國客戶提供服務,并對外宣稱不與美國的律師事務所競爭。可惜對于全球最大法律服務市場這類鱷魚諾言在當今這個功利社會只是風行草偃來臨之前的墨戲,事實上即便如最負盛名的“Cravath, Swaine & Moore”、“Skadden”、“ Sullivan & Cromwell ”這類頂級律所在BIG4面前也是弱不禁風,何況主動權完全在夢魘手里,自求多福罷了。


       外部環境鷗波落月,洞心然而遠未駭目。英國脫歐的負面影響遠不及之前人們悲觀預料的那樣,且所幸四大前幾年就已基本完成了英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組織架構和業務整合。大西洋對岸特朗普上臺后對于H-1B工作簽證的收緊是水到渠成的事,受此影響最大的無疑是德勤(DC),她的外包業務(主要都在印度)比重和每年印度籍員工申請比例為美國四大之冠。印度總理莫迪訪美與特朗普會談就H-1B收緊表示關切時還特別提到了Deloitte,足見后者與印度間的利益捆綁之深(今年堪稱德勤的印度年,后面分評部分有專門段落論述)。

       今年恰逢《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誕生并頒布實施15周年,而此際德勤取代普華永道坐穩全球專業服務行業老大這一格局變化的遠因實際上正是SOX法案在客觀上深遠影響的產物。
       以評者己見2002年是一個會計服務業重大歷史性時間窗口,“安然事件”以及之后引發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像“安達信倒下”、“SOX法案”、“除德勤之外的三大相繼分拆旗下管理咨詢業務”等等為德勤提供了歷史性機遇,在這一重大節點上為其打開了百年難逢的機會窗口。
       誠然,包括除德勤自家人之外的許多業內業外人士至今仍舊不習慣乃至不樂見PD易位(即普華永道全球最大會計公司地位被德勤取代)的現實。評者不妨一言以蔽之其根本原因即在于Deloitte.作為原“五大”中相對最弱勢成員卻在客觀上成為“安然事件”以及此后“安達信之死”所引發連鎖反應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唯一受益者,甚而在此后長達十余年間陰差陽錯獲得了相對其他頂級競爭對手在非審業務方面的非對稱優勢。幾乎獨自享受了安達信猝死紅利
       德勤作為一定意義上的“僭主”借助機緣巧合形成之四大間實力互為消長效應,從而得以實質性超越(無論營收規模還是人員規模)自1998年普華和永道合并產生的業界最負盛名最有實力的行業霸主----普華永道有些勝之不武,無法完全得到如后者那樣的自然尊敬是既無須爭議也可以理解的事實。
       不過評者在此需要另外指出的是“PD易位”所昭示的標志性意義尚遠不止行業風云變幻層面,它實際上是全球專業服務行業這座“動物園”即將迎來翻天覆地嬗變之前,在園內熱點之一“猴山”所發生的一次“猴王”更替事件。

       人類在短暫歷史“長河”中感知生滅大變之際,既往因循那些投繯于本能的同質性傾向而被久久壓抑著的異質化多元特征總會因補償性反作用得以不可遏制地勃發。而于一代又一代篳路藍縷一川芙蕖所建構的延遲滿足感面前,個體生命的自我意識表達何其熹微。。






-----------------------------------------------------------------------------------------------------------------------------------------------------------------------
NOTE 1


2017年度全球十宗最大融資規模IPO及其審計師:


排名                IPO公司                上市地                 融資額(億美元)           審計師

1                 SNAP                               紐約                     39                      EY
2                 Pirelli                                米蘭                     27                      EY
3                 Netmarble Games            首爾                     23.5                   KPMG
4                 國泰君安                        香港                      22                      EY
5                 BAWAG                          維也納                   19.3                   Deloitte.
6                 Altice USA                      紐約                       19                      KPMG
7                 GIC of India                   孟買                      17.7                    Samria &CO.  GBCA &Associates
8                 Netlink Trust                  新加坡                   17                      Deloitte.
9                 眾安在線                       香港                     14.5                    PwC
10                SBI Life                         孟買                     13                      L.S.Nalwaya &CO.




圖片1.png (31.87 KB, 下載次數: 542)

圖片1.png

圖片2.png (7.17 KB, 下載次數: 536)

圖片2.png

圖片3.png (3.79 KB, 下載次數: 538)

圖片3.png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沙發 2樓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0:24:50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豫章太守 于 2017-12-20 15:27 編輯

HETEROTOPIAS -----四大2017年終會評




站在觀察者視角所及,“四大”正處于既往20年來對于彼此間業務模式和戰略取向之相互同質化趨同向各自新興增值服務與數字化轉型的自我異質化趨同轉變之過渡階段。此中新舊兩個“趨同”轉變昭示我們四位主人公主動應對未來可能到來的劃時代行業變革,以反標簽反圖繪反裝飾化的后現代主義姿態將固有框架徐徐肢解于當下。



一  年度綜述




       本年度最為業界人士關注的無疑是數字化會計與人工智能應用浪潮在審計服務領域發軔的革命性預兆。
       德勤、普華永道、安永各家先后相繼高調推出并正式投入實際使用財務機器人以及基于企業財務管理的財務機器人解決方案,更為刷新人們認知圖景的則是隨著AI(人工智能)逐漸進入更為廣泛更加深度的行業領域如金融交易、醫療臨床診斷、法律服務、廣告創意。。。等等,所取代社會人力資源對象不僅僅限于那些體力性重復性低端初級崗位千赢登录网址,甚至四大自身的傳統業務部門和既有業務模式都將面臨或正在進行重大變革。朝菌不知晦朔,這一社會大趨勢尤其諸如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NLP) 和 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 (RPA) 無論從巨大潛在商業利益角度還是未來業界地位存亡高度都堪稱極可能重劃領地邊界的命運之舟,抓住并迅速適應刻不容緩。
       而另一枚全球財經界的當紅炸仔雞---“區塊鏈”,四大繼前年和去年之后有了更大力度的實際動作,建立了更多的區塊鏈實驗室和工作區,同時與更多頂級行業巨頭和地區統治性平臺建立戰略同盟關系,例如畢馬威與微軟結盟推出區塊鏈“節點”工作實驗室,研究和開發區塊鏈以及德勤與香港金融管理局及香港五大銀行成功合作,推動分散式帳本技術(DLT)在貿易融資生態圈中的應用應用程序,正式成立亞太區區塊鏈技術實驗室。需要注意到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強調了“監管機制環境”與“法律框架”,說穿了便是盡快通過與各個碼頭的統治力盟友(戰略伙伴)關系憑藉自身資源和公共關系方面的不對等優勢劃分和擴大勢力范圍形成前壟斷據點。

       傳統業務方面,每年的例假話題“審計輪換”出現了新的變數,自2016年歐盟開始實施在歐洲掛牌上市的企業至少每20年就要更換審計師,每10年進行一次招標的新規定適用于所謂“公眾利益實體”,如花旗、富國、AIG、紐約大都會、高盛、大摩等等在美國注冊的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和保險公司在歐洲的分支也同在此列。他們面臨著要么全面更換一家新的會計師事務所,來審計所有項目,要么為歐洲的分公司聘請新的審計師的二選一抉擇,別無他途。在以前年度會評中評者不止一次注解過四大在美國擁有不同于歐洲的強大游說勢力,雖然近年來美國也出現了個別大型企業換審(如美國電力、霍尼韋爾),但均屬客戶個體獨立行為,是以A方案成立的可能性可以說不存在。即使就B選項的可行性評者個人也存懷疑態度,因為它仍將在部分程度上形成了高端審計市場重新洗牌效應(當然僅限于四大俱樂部內部范圍),四大(尤其是PK兩家)將不遺余力做頑強抵抗。
       本年度由四大擔任規模最大的十宗IPO(以實際融資額為準)外部審計師情況是EY 3家\KPMG 2家\Deloitte 2家\PwC 1家。(參見NOTE 1)

       11月份普華永道在美國成立一家獨立的律師事務所—ILC Legal,我們需要知道的是PwC本身已經是全球第六大律所,在評者看來只要四大愿意放開手腳的話,四大會計公司同時成為四大律師事務所是根本毫無懸念的事。雖然目前他們攝于PCAOB等監管機構關于監督和其他獨立性規定,在美國尚小心翼翼“低調”開展非涉及美國法律的諸如國際企業架構、兼并與收購、移民和稅收爭議等涉及國際法律事務的領域向美國客戶提供服務,并對外宣稱不與美國的律師事務所競爭。可惜對于全球最大法律服務市場這類鱷魚諾言在當今這個功利社會只是風行草偃來臨之前的墨戲,事實上即便如最負盛名的“Cravath, Swaine & Moore”、“Skadden”、“ Sullivan & Cromwell ”這類頂級律所在BIG4面前也是弱不禁風,何況主動權完全在夢魘手里,自求多福罷了。


       外部環境鷗波落月,洞心然而遠未駭目。英國脫歐的負面影響遠不及之前人們悲觀預料的那樣,且所幸四大前幾年就已基本完成了英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組織架構和業務整合。大西洋對岸特朗普上臺后對于H-1B工作簽證的收緊是水到渠成的事,受此影響最大的無疑是德勤(DC),她的外包業務(主要都在印度)比重和每年印度籍員工申請比例為美國四大之冠。印度總理莫迪訪美與特朗普會談就H-1B收緊表示關切時還特別提到了Deloitte,足見后者與印度間的利益捆綁之深(今年堪稱德勤的印度年,后面分評部分有專門段落論述)。

       今年恰逢《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誕生并頒布實施15周年,而此際德勤取代普華永道坐穩全球專業服務行業老大這一格局變化的遠因實際上正是SOX法案在客觀上深遠影響的產物。
       以評者己見2002年是一個會計服務業重大歷史性時間窗口,“安然事件”以及之后引發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像“安達信倒下”、“SOX法案”、“除德勤之外的三大相繼分拆旗下管理咨詢業務”等等為德勤提供了歷史性機遇,在這一重大節點上為其打開了百年難逢的機會窗口。
       誠然,包括除德勤自家人之外的許多業內業外人士至今仍舊不習慣乃至不樂見PD易位(即普華永道全球最大會計公司地位被德勤取代)的現實。評者不妨一言以蔽之其根本原因即在于Deloitte.作為原“五大”中相對最弱勢成員卻在客觀上成為“安然事件”以及此后“安達信之死”所引發連鎖反應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唯一受益者,甚而在此后長達十余年間陰差陽錯獲得了相對其他頂級競爭對手在非審業務方面的非對稱優勢。幾乎獨自享受了安達信猝死紅利
       德勤作為一定意義上的“僭主”借助機緣巧合形成之四大間實力互為消長效應,從而得以實質性超越(無論營收規模還是人員規模)自1998年普華和永道合并產生的業界最負盛名最有實力的行業霸主----普華永道有些勝之不武,無法完全得到如后者那樣的自然尊敬是既無須爭議也可以理解的事實。
       不過評者在此需要另外指出的是“PD易位”所昭示的標志性意義尚遠不止行業風云變幻層面,它實際上是全球專業服務行業這座“動物園”即將迎來翻天覆地嬗變之前,在園內熱點之一“猴山”所發生的一次“猴王”更替事件。

       人類在短暫歷史“長河”中感知生滅大變之際,既往因循那些投繯于本能的同質性傾向而被久久壓抑著的異質化多元特征總會因補償性反作用得以不可遏制地勃發。而于一代又一代篳路藍縷一川芙蕖所建構的延遲滿足感面前,個體生命的自我意識表達何其熹微。。






-----------------------------------------------------------------------------------------------------------------------------------------------------------------------
NOTE 1


2017年度全球十宗最大融資規模IPO及其審計師:


排名                IPO公司                上市地                 融資額(億美元)           審計師

1                 SNAP                            紐約                      39                      EY
2                 Pirelli                             米蘭                      27                      EY
3                 Netmarble Games            首爾                     23.5                    KPMG
4                 國泰君安                        香港                     22                       EY
5                 BAWAG                         維也納                  19.3                    Deloitte.
6                 Altice USA                     紐約                     19                       KPMG
7                 GIC of India                  孟買                      17.7                    Samria &CO.  GBCA &Associates
8                 Netlink Trust               新加坡                     17                      Deloitte.
9                 眾安在線                     香港                       14.5                    PwC
10                SBI Life                     孟買                        13                      L.S.Nalwaya &CO.
藤椅 3樓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0:45:15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豫章太守 于 2017-12-20 15:39 編輯

HETEROTOPIAS -----四大2017年終會評




站在觀察者視角所及,“四大”正處于既往20年來對于彼此間業務模式和戰略取向之相互同質化趨同向各自新興增值服務與數字化轉型的自我異質化趨同轉變之過渡階段。此中新舊兩個“趨同”轉變昭示我們四位主人公主動應對未來可能到來的劃時代行業變革,以反標簽反圖繪反裝飾化的后現代主義姿態將固有框架徐徐肢解于當下。



一  年度綜述




       本年度最為業界人士關注的無疑是數字化會計與人工智能應用浪潮在審計服務領域發軔的革命性預兆。
       德勤、普華永道、安永各家先后相繼高調推出并正式投入實際使用財務機器人以及基于企業財務管理的財務機器人解決方案,更為刷新人們認知圖景的則是隨著AI(人工智能)逐漸進入更為廣泛更加深度的行業領域如金融交易、醫療臨床診斷、法律服務、廣告創意。。。等等,所取代社會人力資源對象不僅僅限于那些體力性重復性低端初級崗位千赢登录网址,甚至四大自身的傳統業務部門和既有業務模式都將面臨或正在進行重大變革。朝菌不知晦朔,這一社會大趨勢尤其諸如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NLP) 和 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 (RPA) 無論從巨大潛在商業利益角度還是未來業界地位存亡高度都堪稱極可能重劃領地邊界的命運之舟,抓住并迅速適應刻不容緩。
       而另一枚全球財經界的當紅炸仔雞---“區塊鏈”,四大繼前年和去年之后有了更大力度的實際動作,建立了更多的區塊鏈實驗室和工作區,同時與更多頂級行業巨頭和地區統治性平臺建立戰略同盟關系,例如畢馬威與微軟結盟推出區塊鏈“節點”工作實驗室,研究和開發區塊鏈以及德勤與香港金融管理局及香港五大銀行成功合作,推動分散式帳本技術(DLT)在貿易融資生態圈中的應用應用程序,正式成立亞太區區塊鏈技術實驗室。需要注意到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強調了“監管機制環境”與“法律框架”,說穿了便是盡快通過與各個碼頭的統治力盟友(戰略伙伴)關系憑藉自身資源和公共關系方面的不對等優勢劃分和擴大勢力范圍形成前壟斷據點。

       傳統業務方面,每年的例假話題“審計輪換”出現了新的變數,自2016年歐盟開始實施在歐洲掛牌上市的企業至少每20年就要更換審計師,每10年進行一次招標的新規定適用于所謂“公眾利益實體”,如花旗、富國、AIG、紐約大都會、高盛、大摩等等在美國注冊的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和保險公司在歐洲的分支也同在此列。他們面臨著要么全面更換一家新的會計師事務所,來審計所有項目,要么為歐洲的分公司聘請新的審計師的二選一抉擇,別無他途。在以前年度會評中評者不止一次注解過四大在美國擁有不同于歐洲的強大游說勢力,雖然近年來美國也出現了個別大型企業換審(如美國電力、霍尼韋爾),但均屬客戶個體獨立行為,是以A方案成立的可能性可以說不存在。即使就B選項的可行性評者個人也存懷疑態度,因為它仍將在部分程度上形成了高端審計市場重新洗牌效應(當然僅限于四大俱樂部內部范圍),四大(尤其是PK兩家)將不遺余力做頑強抵抗。
       本年度由四大擔任規模最大的十宗IPO(以實際融資額為準)外部審計師情況是EY 3家\KPMG 2家\Deloitte 2家\PwC 1家。(參見NOTE 1)

        11月份普華永道在美國成立一家獨立的律師事務所—ILC Legal,我們需要知道的是PwC本身已經是全球第六大律所,在評者看來只要四大愿意放開手腳的話,四大會計公司同時成為四大律師事務所是根本毫無懸念的事。雖然目前他們攝于PCAOB等監管機構關于監督和其他獨立性規定,在美國尚小心翼翼“低調”開展非涉及美國法律的諸如國際企業架構、兼并與收購、移民和稅收爭議等涉及國際法律事務的領域向美國客戶提供服務,并對外宣稱不與美國的律師事務所競爭。可惜對于全球最大法律服務市場這類鱷魚諾言在當今這個功利社會只是風行草偃來臨之前的墨戲,事實上即便如最負盛名的“Cravath, Swaine & Moore”、“Skadden”、“ Sullivan & Cromwell ”這類頂級律所在BIG4面前也是弱不禁風,何況主動權完全在夢魘手里,自求多福罷了。


       外部環境鷗波落月,洞心然而遠未駭目。英國脫歐的負面影響遠不及之前人們悲觀預料的那樣,且所幸四大前幾年就已基本完成了英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組織架構和業務整合。大西洋對岸特朗普上臺后對于H-1B工作簽證的收緊是水到渠成的事,受此影響最大的無疑是德勤(DC),她的外包業務(主要都在印度)比重和每年印度籍員工申請比例為美國四大之冠。印度總理莫迪訪美與特朗普會談就H-1B收緊表示關切時還特別提到了Deloitte,足見后者與印度間的利益捆綁之深(今年堪稱德勤的印度年,后面分評部分有專門段落論述)。

       今年恰逢《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誕生并頒布實施15周年,而此際德勤取代普華永道坐穩全球專業服務行業老大這一格局變化的遠因實際上正是SOX法案在客觀上深遠影響的產物。
       以評者己見2002年是一個會計服務業重大歷史性時間窗口,“安然事件”以及之后引發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像“安達信倒下”、“SOX法案”、“除德勤之外的三大相繼分拆旗下管理咨詢業務”等等為德勤提供了歷史性機遇,在這一重大節點上為其打開了百年難逢的機會窗口。
       誠然,包括除德勤自家人之外的許多業內業外人士至今仍舊不習慣乃至不樂見PD易位(即普華永道全球最大會計公司地位被德勤取代)的現實。評者不妨一言以蔽之其根本原因即在于Deloitte.作為原“五大”中相對最弱勢成員卻在客觀上成為“安然事件”以及此后“安達信之死”所引發連鎖反應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唯一受益者,甚而在此后長達十余年間陰差陽錯獲得了相對其他頂級競爭對手在非審業務方面的非對稱優勢。幾乎獨自享受了安達信猝死紅利
       德勤作為一定意義上的“僭主”借助機緣巧合形成之四大間實力互為消長效應,從而得以實質性超越(無論營收規模還是人員規模)自1998年普華和永道合并產生的業界最負盛名最有實力的行業霸主----普華永道有些勝之不武,無法完全得到如后者那樣的自然尊敬是既無須爭議也可以理解的事實。
       不過評者在此需要另外指出的是“PD易位”所昭示的標志性意義尚遠不止行業風云變幻層面,它實際上是全球專業服務行業這座“動物園”即將迎來翻天覆地嬗變之前,在園內熱點之一“猴山”所發生的一次“猴王”更替事件。

       人類在短暫歷史“長河”中感知生滅大變之際,既往因循那些投繯于本能的同質性傾向而被久久壓抑著的異質化多元特征總會因補償性反作用得以不可遏制地勃發。而于一代又一代篳路藍縷一川芙蕖所建構的延遲滿足感面前,個體生命的自我意識表達何其熹微。。






-----------------------------------------------------------------------------------------------------------------------------------------------------------------------
NOTE 1


2017年度全球十宗最大融資規模IPO及其審計師:


排名                IPO公司                上市地                 融資額(億美元)           審計師

1                 SNAP                               紐約                     39                      EY
2                 Pirelli                                米蘭                     27                      EY
3                 Netmarble Games            首爾                     23.5                   KPMG
4                 國泰君安                        香港                      22                      EY
5                 BAWAG                          維也納                   19.3                   Deloitte.
6                 Altice USA                      紐約                       19                      KPMG
7                 GIC of India                   孟買                      17.7                    Samria &CO.  GBCA &Associates
8                 Netlink Trust                  新加坡                   17                      Deloitte.
9                 眾安在線                       香港                     14.5                    PwC
10                SBI Life                         孟買                     13                      L.S.Nalwaya &CO.
板凳 4樓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0:47:06 | 只看該作者
二.    四大分評 + BONUS



以各家名稱的打頭英文字母順序;以五星制評分,“完美”表現為五星(★★★★★),(☆)為半星, “特別突出”表現可帶花(※).



1.    InDeloitte

Deloitte.                          年度表現: ★★★☆



    這兩年每每被熱炒的印度裔高管話題充斥著谷歌CEO Sandar Pichai、微軟CEO Satya Nadella、萬事達CEO Ajaypal Banga、哈佛商學院院長Nitin Nohria。。。。等重量級人物,只是唯獨遺漏了現任德勤全球CEO---Punit Renjen,此君才是目前與印度官方關系牽扯最深、印度元素最為濃厚的一位商界知名人物。兩年前Renjen以印度裔身份能夠爆冷當選德勤CEO無論與其私人背景(穆迪訪美期間在與各大跨國公司領袖見面的歡迎酒會上與其關門“茶敘”近30分鐘)還是DC本身業務依賴度(印度的外包中心海得拉巴與班加羅爾簡直就是美國德勤的海外飛地)都是大有關聯。 而今年蘋果公司實施在印度擴大本土制造業務計劃涉及尋求印度政府多項優惠政策過程中其戰略盟友德勤從中起到了斡旋作用,使得印度商務部態度發生了戲劇性松動。

    今年是德勤(歷史上經多次合并之前的一脈)在中國設立分支機構整整100周年,但是本年度不夸張地說卻是不折不扣的印度年,由是你們看到了評者創造的那個標題詞匯--“InDeloitte”。
    作為當地第一大審計、第三大咨詢服務提供商,D記對于次大陸廣闊市場的覬覦之心從沒平靜過,數年前整體吞并KPMG印度成員所行動功虧一簣并未使其善罷甘休,自去年10月份達成協議今年元旦正式將印度畢馬威FAS部門(40名合伙人和超過500名專業雇員)擷取于旗下,并幾乎全盤接收了原競爭對手全部涉及財務顧問的客戶資源,此舉使得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憤然向“叛變”加盟德勤的合伙人發出了法律通知。此外7月間,德勤再次出手斬獲原安達信合伙人所創的稅務咨詢公司BMR的主營業務---稅務咨詢包括創始合伙人在內的350名專業人員,包括直接稅和間接稅咨詢團隊。一連串組合拳之后不僅立竿見影強化了德勤在印度業務實力也使得會計巨人與該國之間的商業利益捆綁得更加緊密,美國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發布專題報告稱“印度即將取代中國,成為一個經濟超級大國。。。”,大家都懂的,呵呵。

    四大咨詢顧問業務目前在選擇與其他行業巨擘進行戰略聯盟時已經不僅僅滿足于以往那類跨界合作模式,而是逐漸發展到直接參與和深度加盟的趨勢,例如年內HP與Deloitte在3D打印和數字化制造服務領域的品牌聯盟更類似服裝界The North Face與Supreme、以及和Nanamica 共同打造的高端日本支線--“紫標”那樣的聯名合作模式。由惠普業界領先的3D打印平臺和德勤的數字化轉型能力融合而成的“惠普-德勤”品牌未來很可能出現在新款3D打印機的銘牌上。
    M&A方面收購了瑞典數碼廣告創意機構Acne,以加強其創意戰略的執行能力和客戶基礎,它的客戶包括IKEA、H&M、Spotify等知名消費品牌;雖然沒有能夠最終完成收購英國最大的獨立廣告傳播集團 Engine Group令人些許失望,然而德勤英國M&A團隊同時在與另一家倫敦咨詢公司Market Gravity 的購并談判經過艱苦磋商終于在德勤財年截止日---5月31日子夜時分“壓哨完成協議文本的簽字,打開香檳的時候已是6月1日凌晨。
    Deloitte Digital本年度全球營收接近35億美元、同比增速超過30%作為整個四大層面業績增長最快部門儼然擔當德勤在2017--18財年即將率先進入400億美元時代最耀眼的助推器(2016-17年度全球總營收額為388億美元)。

    年度新增大型審計客戶方面有水泥和建材巨頭Lafarge(拉法基)、世界第三大航空和軍火商BAE、Aldermore Bank、美國團購網站Groupon(高朋),中國區得到中國鐵建、中國國航等;丟失重量級客戶有KIA、中國中鐵、中國能建、雙匯發展、萬州國際。
    IPO市場上,擔任了歐洲第二大IPO奧地利第四大商業銀行BAWAG、今年亞洲第三大也是新加坡交易所自2011年以來第一大IPO新加坡電信子公司Netlink Trust、中國證券市場年內最大的中國銀河證券以及藥明生物和中國教育集團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等大型項目的審計師。

    年內負面信息亦同樣“精彩”紛呈,先是南美最大的巴西成員所前主席與CEO遭PCAOB禁止在五年內加入PCAOB注冊的事務所,并被處罰金3.5萬美元;其后因被指控參與韓國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的會計舞弊,韓國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SFC)的金融服務委員會(FSC)決定對德勤韓國成員所ANJIN的審計業務進行處罰,不允許該所承接新的上市公司審計業務。目前已有包括起亞(KIA)在內的多家大型審計客戶與ANJIN終止了審計合同。
    9月份爆出涉及中國區北京分所一則“辭退患癌員工”新聞一時間更鬧得沸沸揚揚,期間正值中國區在籌備慶祝“德勤中國百年華誕”之際,一片燈紅酒綠之側掩飾不住地尷尬。。。 當月底美國方面被曝出遭受到了大規模的黑客攻擊,一些保密郵件和重要客戶資料在攻擊中泄露。盡管官方力圖掩飾損失范圍和嚴重程度,然而對于提供關于“預防黑客攻擊的解決方案”本身即是部分招牌業務的德勤來說,使其專業聲譽受到外界一定程度的質疑不言而喻。

    縱觀目前這家全球最大專業服務公司年度成績單可以說已經在整體上初步確立了對于普華永道的領先優勢并有進一步將這種優勢擴大的跡象,然而評者有必要特地指出的是德勤目前并不將普華永道視為最大競爭對手。。那么。。是誰呢?。。Accenture
    目前在包括管理咨詢、戰略咨詢、IT咨詢以及新興業務領域廣告傳媒市場,DC與ACN兩者間幾乎都在做近身對位競爭。年內傳出的一則傳聞(后被證實子虛烏有):“甲骨文將收購埃森哲”更加牽動D記的注意力,因為此事如果屬實并達成,那將是當年“普華永道分拆管理咨詢業務賣給IBM”的重演,德勤自然樂觀其成。評者個人預測日后在埃森哲身上發生大型甚至巨型合并案的可能性相當之大,懸念僅在于主動還是被動?
報紙 5樓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0:48:37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豫章太守 于 2017-12-20 15:54 編輯

二.    四大分評 + BONUS



以各家名稱的打頭英文字母順序;以五星制評分,“完美”表現為五星(★★★★★),(☆)為半星, “特別突出”表現可帶花(※).



1.    InDeloitte

Deloitte.                          年度表現: ★★★☆



        這兩年每每被熱炒的印度裔高管話題充斥著谷歌CEO Sandar Pichai、微軟CEO Satya Nadella、萬事達CEO Ajaypal Banga、哈佛商學院院長Nitin Nohria。。。。等重量級人物,只是唯獨遺漏了現任德勤全球CEO---Punit Renjen,此君才是目前與印度官方關系牽扯最深、印度元素最為濃厚的一位商界知名人物。兩年前Renjen以印度裔身份能夠爆冷當選德勤CEO無論與其私人背景(穆迪訪美期間在與各大跨國公司領袖見面的歡迎酒會上與其關門“茶敘”近30分鐘)還是DC本身業務依賴度(印度的外包中心海得拉巴與班加羅爾簡直就是美國德勤的海外飛地)都是大有關聯。 而今年蘋果公司實施在印度擴大本土制造業務計劃涉及尋求印度政府多項優惠政策過程中其戰略盟友德勤從中起到了斡旋作用,使得印度商務部態度發生了戲劇性松動。

       今年是德勤(歷史上經多次合并之前的一脈)在中國設立分支機構整整100周年,但是本年度不夸張地說卻是不折不扣的印度年,由是你們看到了評者創造的那個標題詞匯--“InDeloitte”。
       作為當地第一大審計、第三大咨詢服務提供商,D記對于次大陸廣闊市場的覬覦之心從沒平靜過,數年前整體吞并KPMG印度成員所行動功虧一簣并未使其善罷甘休,自去年10月份達成協議今年元旦正式將印度畢馬威FAS部門(40名合伙人和超過500名專業雇員)擷取于旗下,并幾乎全盤接收了原競爭對手全部涉及財務顧問的客戶資源,此舉使得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憤然向“叛變”加盟德勤的合伙人發出了法律通知。此外7月間,德勤再次出手斬獲原安達信合伙人所創的稅務咨詢公司BMR的主營業務---稅務咨詢包括創始合伙人在內的350名專業人員,包括直接稅和間接稅咨詢團隊。一連串組合拳之后不僅立竿見影強化了德勤在印度業務實力也使得會計巨人與該國之間的商業利益捆綁得更加緊密,美國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發布專題報告稱“印度即將取代中國,成為一個經濟超級大國。。。”,大家都懂的,呵呵。

       四大咨詢顧問業務目前在選擇與其他行業巨擘進行戰略聯盟時已經不僅僅滿足于以往那類跨界合作模式,而是逐漸發展到直接參與和深度加盟的趨勢,例如年內HP與Deloitte在3D打印和數字化制造服務領域的品牌聯盟更類似服裝界The North Face與Supreme、以及和Nanamica 共同打造的高端日本支線--“紫標”那樣的聯名合作模式。由惠普業界領先的3D打印平臺和德勤的數字化轉型能力融合而成的“惠普-德勤”品牌未來很可能出現在新款3D打印機的銘牌上。
       M&A方面收購了瑞典數碼廣告創意機構Acne,以加強其創意戰略的執行能力和客戶基礎,它的客戶包括IKEA、H&M、Spotify等知名消費品牌;雖然沒有能夠最終完成收購英國最大的獨立廣告傳播集團 Engine Group令人些許失望,然而德勤英國M&A團隊同時在與另一家倫敦咨詢公司Market Gravity 的購并談判經過艱苦磋商終于在德勤財年截止日---5月31日子夜時分“壓哨完成協議文本的簽字,打開香檳的時候已是6月1日凌晨。
        Deloitte Digital本年度全球營收接近35億美元、同比增速超過30%作為整個四大層面業績增長最快部門儼然擔當德勤在2017--18財年即將率先進入400億美元時代最耀眼的助推器(2016-17年度全球總營收額為388億美元)。

        年度新增大型審計客戶方面有水泥和建材巨頭Lafarge(拉法基)、世界第三大航空和軍火商BAE、Aldermore Bank、美國團購網站Groupon(高朋),中國區得到中國鐵建、中國國航等;丟失重量級客戶有KIA、中國中鐵、中國能建、雙匯發展、萬州國際。
        IPO市場上,擔任了歐洲第二大IPO奧地利第四大商業銀行BAWAG、今年亞洲第三大也是新加坡交易所自2011年以來第一大IPO新加坡電信子公司Netlink Trust、中國證券市場年內最大的中國銀河證券以及藥明生物和中國教育集團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等大型項目的審計師。

       年內負面信息亦同樣“精彩”紛呈,先是南美最大的巴西成員所前主席與CEO遭PCAOB禁止在五年內加入PCAOB注冊的事務所,并被處罰金3.5萬美元;其后因被指控參與韓國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的會計舞弊,韓國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SFC)的金融服務委員會(FSC)決定對德勤韓國成員所ANJIN的審計業務進行處罰,不允許該所承接新的上市公司審計業務。目前已有包括起亞(KIA)在內的多家大型審計客戶與ANJIN終止了審計合同。
       9月份爆出涉及中國區北京分所一則“辭退患癌員工”新聞一時間更鬧得沸沸揚揚,期間正值中國區在籌備慶祝“德勤中國百年華誕”之際,一片燈紅酒綠之側掩飾不住地尷尬。。。 當月底美國方面被曝出遭受到了大規模的黑客攻擊,一些保密郵件和重要客戶資料在攻擊中泄露。盡管官方力圖掩飾損失范圍和嚴重程度,然而對于提供關于“預防黑客攻擊的解決方案”本身即是部分招牌業務的德勤來說,使其專業聲譽受到外界一定程度的質疑不言而喻。

       縱觀目前這家全球最大專業服務公司年度成績單可以說已經在整體上初步確立了對于普華永道的領先優勢并有進一步將這種優勢擴大的跡象,然而評者有必要特地指出的是德勤目前并不將普華永道視為最大競爭對手。。那么。。是誰呢?。。Accenture
       目前在包括管理咨詢、戰略咨詢、IT咨詢以及新興業務領域廣告傳媒市場,DC與ACN兩者間幾乎都在做近身對位競爭。年內傳出的一則傳聞(后被證實子虛烏有):“甲骨文將收購埃森哲”更加牽動D記的注意力,因為此事如果屬實并達成,那將是當年“普華永道分拆管理咨詢業務賣給IBM”的重演,德勤自然樂觀其成。評者個人預測日后在埃森哲身上發生大型甚至巨型合并案的可能性相當之大,懸念僅在于主動還是被動?
地板 6樓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0:54:04 | 只看該作者
2.                 Peacock Mods

EY                                      年度表現: ★★★★☆


    某天寒潭微信群里聊到四大辦公場所與鄙視鏈的話題,我當時說如果Albert(現任安永大中華區首席合伙人)沒有到安永華明,上海安永當年決不會搬到環球金融中心。此即評者所謂高管個人氣質決定了該企業形象和自我品質取向。同樣道理,Mark Weinberger得以上位全球CEO無論屬于不期而遇抑或機緣巧合,幾年來一掃前任主政時期宋季衰蹇之氣,展現出全新的專業姿態,將既往安永優質而保守形象給予近乎維度上的提升轉變乃為不爭之事實。

    盡管基本沒有人打心里相信那個“2020 VISION”不切實際高指標能夠如期實現,可是眾多安永人現時感觸說白了就是“有奔頭”。本年度E記在全球范圍內展現出一直以來便希翼達到的那種“全向攻擊能力”,幾乎在諸如AI、區塊鏈、云數據以及數字化創意咨詢等所有最前沿最代表商業潮流領域均有涉獵和拓展。

    繼德勤、普華永道之后由全球著名的人工智能專家Nigel Duffy領銜的安永AI/ML processes團隊不遑多讓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機器人;9月間與全球最大區塊鏈公司Guardtime宣布創建全球首個航運保險區塊鏈平臺;此外本年度安永是四大中發生收購數量最多的一家,只是因為幾乎全部屬于中小級別而不大引人注目(評者注:這一策略既低調又具備性價比)。然而employee numbers無法掩蓋,截至四季度末已達創安永歷史記錄的25.3萬人。以目前head count大舉擴充力度和趨勢千赢登录网址,如若三年后超過德勤成為人員規模最大的會計公司絲毫不值得驚奇。

    作為迄今為止英國審計輪換最大贏家,年內又取得全球第一大礦業集團BHP Billiton(必和必拓)近兩千萬英鎊大單以及渣打銀行、Pret A Manager、KIA等重量級新客戶,在中國區得到雙匯發展、徽商銀行,在美國奪得國防部關于海軍總價值1.5億美元的審計合同競標。丟失知名客戶有Lafarge、Avangrid Inc.、Saga、Groupon、BBC、中國鐵建、中國宏橋。。。
    全球大型IPO審計方面安永在全行業中表現最為出色:2017年美國也是全球最大IPO----SNAP(審計費接近700萬美元創十余年來全美上市審計費記錄)、歐洲資本市場最大同時也是全球第二大IPO---Pirelli(倍耐力)、本年度香港最大宗IPO國泰君安、本年度日本最大IPO佐川急便的控股公司SG、本年度中企在美最大IPO---趣店、新加坡電商及游戲公司SEA Ltd.、廣州農商行、百世物流等等重量級IPO項目。


7
發表于 2017-12-20 13:39:37 | 只看該作者
8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3:48:11 | 只看該作者
3.            鄴城碎發      


KPMG                                年度表現: ★★☆



      2019年恰好將是我做“四大年終會評”整整十個財年,屆時評者會特別呈現一份十年回顧并評出“10年最佳FIRM”,如果僅從目前而言花落誰家尚存有懸念的話,10年最衰者應該爭議不大。

      我們平時經常說四大全球網絡頗像“金拱門”那樣的特許加盟店結構,然而畢馬威的情況有點特殊,評者揭示KPMG更加類似中國歷史上唐末五代時期“藩鎮割據”狀態,由于K記歷史上的合并態勢和特點造成四大中相對最為松散的全球組織結構,此消彼長導致各地區尤其是幾個重要市場成員所的自主權極大。長期以來畢馬威全球成員所在“一體化”環節上始終存在“共同體建構”與“獨立意識”之間左右手互搏現象(盡管被刻意掩蓋于高層范圍),這一深層隱患也使得畢馬威全球管理層的內部政治斗爭堪稱四大中最為激烈殘酷。10月間Bill Thomas(自2014年來擔任畢馬威美洲區主席,2009年至2016年間擔任畢馬威加拿大所CEO)為新的全球總裁實際上只是對于兩年前全球管理權從亞太區轉移到北美在形式上的確認而已。而畢馬威歐洲(以德國為首的非英國成員所們)方面歷來就是一副你折騰你的,我自己玩自己的面孔。
   
      新年伊始久有反意的印度畢馬威FAS正式整體(而且是連人帶槍)加入印度德勤,所幸印度畢馬威隨后抓住BMR分裂的機會將其旗下 M&A和RA接收過來重建FAS,總算避免了一出空城計。然而這還不算是本年唯一一次涉及德勤的羞辱,5月間McLaren(麥克拉倫)公司悍然撕毀了與英國畢馬威僅僅履行了三年的“develop tech and data analytic tools”十年期合伙協議而另選德勤為新合伙方,此舉應證了后者在數字化技術和自動化駕駛方面專業能力對于前者壓倒性優勢。這難堪的一紙“休書”讓畢馬威方面痛感自身技術能力和專業人員配備方面已然大大落后于競爭對手,而像既往那樣靠獵頭挖來一些專業人員和個別團隊修修補補的做法無關大局。然而究其實質焦點就是兩個字---“沒錢”
      之前年度評者曾經指出過畢馬威的困境根本癥結在于無法籌措到進行大級別購并行動的充足資金,這樣直接導致了她的客戶資源范圍和交叉汲取能力不斷衰減,如此惡性循環反過來使得她的市場占有率不斷地被競爭對手蠶食瓜分。。。面對巨大的業績壓力和扭轉頹勢的迫切需要,畢馬威終于孤注一擲將自己在倫敦 Canary Wharf  (金絲雀碼頭)的全球總部大廈掛牌4億英鎊出售以籌措資金,這座擁有14層434,261平方英尺的寫字樓系畢馬威2010年以3.4億英鎊購置,K記打算出售后仍舊繼續以租用方式照常使用它。相對于10年以來倫敦市區房產和商業辦公物業大漲行情,這一行為屬于折價變賣融資,足以看出KPMG對于瀕臨式微(僅就英國而言,畢馬威在被安永超越之后的兩年里與其他三家的差距在加速拉大,這一點與其全球形勢完全同步。)而不甘就身于下俚的魄力與決心。

      接下來是畢馬威的“主營”業務審計方面,年中擔任了韓國第一手游公司網石游戲(Netmarble Games)、歐洲移動通訊巨頭Altice NV在美國的有線電視子公司Altice USA、德國外賣巨頭Delivery Hero(外賣超人)以及中國內地境外上市的中原銀行、雷蛇、二手奢侈品店寺庫等等知名IPO項目審計師。
      在審計輪換焦點戰場英國雖然得到了BT(英國電信)、SAGA、Reckitt Benckiser,美國清潔能源公司Avangrid Inc、中國能建;但是得不償失,丟失了BHP Billiton、Standard Chartered Bank(渣打銀行)和BAE三家年服務費超過1000萬英鎊的大型客戶,尤其渣打銀行(之前已經丟失了匯豐)的失去使KPMG在香港商業銀行領域的(也是僅剩的)客戶優勢正式宣告終結;另外丟掉的知名客戶還有Aldermore、 Pret A Manager、中國國航等等。
   
      負面信息莫過于南非畢馬威四名審計合伙人因為參加一場豪門(其審計客戶古普塔家族)婚禮而引發的軒然大波。事后畢馬威方面雖然果斷將畢馬威南非包括CEO、主席、COO 及當天去參加婚禮的幾名合伙人等人全部解雇并辭去了古普塔外部審計師職務,但是影響還是難免的,多家南非企業和銀行客戶與KPMG解除了聘用關系。

      評者注意到曾有某個關于國內A股審計市場的分析報告提到了一個所謂“客均收費”概念并籍此來炫耀畢馬威業內(審計)仍舊處于如何如何高端地位同時貶損別家,它究其實質系與多年前香港畢馬威總是喜歡自夸其審計客戶市值最高別無二致的陳詞濫調。。誠然KPMG過去在其金融審計客戶(主要是商業銀行)方面確有一定的相對客戶優勢,但問題在于K記全球審計客戶在10年前、20年前、30年前“客均收費”就一直處于比較高的水平,本身并無進步反而是在不斷退步(如今香港前10大市值上市公司僅剩一家是畢馬威的審計客戶),這樣靠吃老本自我陶醉結果就是既有所剩不多的那點“優勢”在不斷淡化同時與其他四大同濟之間本來就存在的劣勢方面差距在不斷擴大。而且就綜合營收、市場份額(無論傳統業務還是新興業務)、行業聲譽、品牌價值(參見NOTE 2)等等這些真正能夠體現業務實力和經營狀況的重要指標和有關行業權威排名,橫向比KPMG都是四大中,若縱向看畢馬威自身在頂級會計巨頭內部各項指標排名現狀與5年前、10年前、20年前相比只有更差沒有。。。
     說到這里估計有讀者說“這都是審計輪換鬧的”:)呵呵 “審計輪換”最重要的意義就在于顛覆了既往外部審計師與審計客戶之間的固有關系,后者不再是前者通常意義上的長期私享物。何況在“后安達信時代”審計業務本身在四大乃至整個會計服務業中的比重都在不斷下降千赢登录网址,必須適應新形勢。“KP STYLE”的傲嬌與酸爽僅僅是提供了枯葉悠墜空谷的即視感

      今天的畢馬威酷似中國內地四大一線城中的廣州(雖然是評者非常喜歡的城市,但必須說它只算是一線半或準一線城市),相形身邊不遠的深圳(好似安永),城際高鐵并沒有使得兩者間的距離更接近而是相反。倘若不去主動求變隨之而來的便是有人來幫你改變。。。
      寫到這里,太守最后說一句:人類歷史之無趣就在于,間距總是會任性地變成落差。
     


9
發表于 2017-12-20 14:45:05 | 只看該作者
10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5:07:17 | 只看該作者
3.            鄴城碎發      


KPMG                                年度表現: ★★☆



    2019年恰好將是我做“四大年終會評”整整十個財年,屆時評者會特別呈現一份十年回顧并評出“10年最佳FIRM”,如果僅從目前而言花落誰家尚存有懸念的話,10年最衰者應該爭議不大。

    我們平時經常說四大全球網絡頗像“金拱門”那樣的特許加盟店結構,然而畢馬威的情況有點特殊,評者揭示KPMG更加類似中國歷史上唐末五代時期“藩鎮割據”狀態,由于K記歷史上的合并態勢和特點造成四大中相對最為松散的全球組織結構,此消彼長導致各地區尤其是幾個重要市場成員所的自主權極大。長期以來畢馬威全球成員所在“一體化”環節上始終存在“共同體建構”與“獨立意識”之間左右手互搏現象(盡管被刻意掩蓋于高層范圍),這一深層隱患也使得畢馬威全球管理層的內部政治斗爭堪稱四大中最為激烈殘酷。10月間Bill Thomas(自2014年來擔任畢馬威美洲區主席,2009年至2016年間擔任畢馬威加拿大所CEO)為新的全球總裁實際上只是對于兩年前全球管理權從亞太區轉移到北美在形式上的確認而已。而畢馬威歐洲(以德國為首的非英國成員所們)方面歷來就是一副你折騰你的,我自己玩自己的面孔。
   
    新年伊始久有反意的印度畢馬威FAS正式整體(而且是連人帶槍)加入印度德勤,所幸印度畢馬威隨后抓住BMR分裂的機會將其旗下 M&A和RA接收過來重建FAS,總算避免了一出空城計。然而這還不算是本年唯一一次涉及德勤的羞辱,5月間McLaren(麥克拉倫)公司悍然撕毀了與英國畢馬威僅僅履行了三年的“develop tech and data analytic tools”十年期合伙協議而另選德勤為新合伙方,此舉應證了后者在數字化技術和自動化駕駛方面專業能力對于前者壓倒性優勢。這難堪的一紙“休書”讓畢馬威方面痛感自身技術能力和專業人員配備方面已然大大落后于競爭對手,而像既往那樣靠獵頭挖來一些專業人員和個別團隊修修補補的做法無關大局。然而究其實質焦點就是兩個字---“沒錢”
    之前年度評者曾經指出過畢馬威的困境根本癥結在于無法籌措到進行大級別購并行動的充足資金,這樣直接導致了她的客戶資源范圍和交叉汲取能力不斷衰減,如此惡性循環反過來使得她的市場占有率不斷地被競爭對手蠶食瓜分。。。面對巨大的業績壓力和扭轉頹勢的迫切需要,畢馬威終于孤注一擲將自己在倫敦 Canary Wharf  (金絲雀碼頭)的全球總部大廈掛牌4億英鎊出售以籌措資金,這座擁有14層434,261平方英尺的寫字樓系畢馬威2010年以3.4億英鎊購置,K記打算出售后仍舊繼續以租用方式照常使用它。相對于10年以來倫敦市區房產和商業辦公物業大漲行情,這一行為屬于折價變賣融資,足以看出KPMG對于瀕臨式微(僅就英國而言,畢馬威在被安永超越之后的兩年里與其他三家的差距在加速拉大,這一點與其全球形勢完全同步。)而不甘就身于下俚的魄力與決心。

    接下來是畢馬威的“主營”業務審計方面,年中擔任了韓國第一手游公司網石游戲(Netmarble Games)、歐洲移動通訊巨頭Altice NV在美國的有線電視子公司Altice USA、德國外賣巨頭Delivery Hero(外賣超人)以及中國內地境外上市的中原銀行、雷蛇、二手奢侈品店寺庫等等知名IPO項目審計師。
    在審計輪換焦點戰場英國雖然得到了BT(英國電信)、SAGA、Reckitt Benckiser,美國清潔能源公司Avangrid Inc、中國能建;但是得不償失,丟失了BHP Billiton、Standard Chartered Bank(渣打銀行)和BAE三家年服務費超過1000萬英鎊的大型客戶,尤其渣打銀行(之前已經丟失了匯豐)的失去使KPMG在香港商業銀行領域的(也是僅剩的)客戶優勢正式宣告終結;另外丟掉的知名客戶還有Aldermore、 Pret A Manager、中國國航等等。
   
    負面信息莫過于南非畢馬威四名審計合伙人因為參加一場豪門(其審計客戶古普塔家族)婚禮而引發的軒然大波。事后畢馬威方面雖然果斷將畢馬威南非包括CEO、主席、COO 及當天去參加婚禮的幾名合伙人等人全部解雇并辭去了古普塔外部審計師職務,但是影響還是難免的,多家南非企業和銀行客戶與KPMG解除了聘用關系。

    評者注意到曾有某個關于國內A股審計市場的分析報告提到了一個所謂“客均收費”概念并籍此來炫耀畢馬威業內(審計)仍舊處于如何如何高端地位同時貶損別家,它究其實質系與多年前香港畢馬威總是喜歡自夸其審計客戶市值最高別無二致的陳詞濫調。。誠然KPMG過去在其金融審計客戶(主要是商業銀行)方面確有一定的相對客戶優勢,但問題在于K記全球審計客戶在10年前、20年前、30年前“客均收費”就一直處于比較高的水平,本身并無進步反而是在不斷退步(如今香港前10大市值上市公司僅剩一家是畢馬威的審計客戶),這樣靠吃老本自我陶醉結果就是既有所剩不多的那點“優勢”在不斷淡化同時與其他四大同濟之間本來就存在的劣勢方面差距在不斷擴大。而且就綜合營收、市場份額(無論傳統業務還是新興業務)、行業聲譽、品牌價值(參見NOTE 2)等等這些真正能夠體現業務實力和經營狀況的重要指標和有關行業權威排名,橫向比KPMG都是四大中,若縱向看畢馬威自身在頂級會計巨頭內部各項指標排名現狀與5年前、10年前、20年前相比只有更差沒有。。。
    說到這里估計有讀者說“這都是審計輪換鬧的”:)呵呵 “審計輪換”最重要的意義就在于顛覆了既往外部審計師與審計客戶之間的固有關系,后者不再是前者通常意義上的長期私享物。何況在“后安達信時代”審計業務本身在四大乃至整個會計服務業中的比重都在不斷下降千赢登录网址,必須適應新形勢。“KP STYLE”的傲嬌與酸爽僅僅是提供了枯葉悠墜空谷的即視感

    今天的畢馬威酷似中國內地四大一線城中的廣州(雖然是評者非常喜歡的城市,但必須說它只算是一線半或準一線城市),相形身邊不遠的深圳(好似安永),城際高鐵并沒有使得兩者間的距離更接近而是相反。倘若不去主動求變隨之而來的便是有人來幫你改變。。。
    寫到這里,太守最后說一句:人類歷史之無趣就在于,間距總是會任性地變成落差。
     


11
 樓主| 發表于 2017-12-20 15:22:11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豫章太守 于 2017-12-20 15:53 編輯

4.              Game  Changer


PwC                                            年度表現: ★★★☆



       盡管本年度全球業績(2016-17財年全球總營收額376.8億美元)相對于前兩年有了顯著提升,但是較之于四大領先對手之間的差距仍有不斷擴大的跡象。我們注意到在北美和歐洲地區,水記在許多客戶宣講PPT和商務宣傳廣告詞中以往理所當然也司空見慣的諸如“The largest professional service company in the world”、“ The biggest accounting firm in the world”之前加上了“one of”的定語前綴,這一細節改變或許主觀上并不情愿但實在具有明確客觀指示意味。
       然而有趣一幕卻是這兩大行業巨頭之間在各個市場幾乎鮮有發生近身“肉搏”,業務交集也反倒不如其他競爭對手。傳統業務方面近兩年P記主要是在面對氣勢洶洶的EY,而商務咨詢領域,D記的死敵是ACN(埃森哲)。究其實質在于兩家當今全球最大的專業服務霸主所處的藍海業務領域和拓張空間尚足夠廣大,彼此之間處于縱深陣地攻防戰而非直接集火攻擊。
       對于長期以來的行業霸主面對的形勢類似于百年前維護海上霸權地位的大英帝國之于德國及其公海艦隊,當年前者只要有效封鎖住狹窄的丹佛海峽和蘇格蘭與挪威之間的北海海域就可以根本上卡死公海艦隊和德國商船航路,將其置于甕中之鱉境地。然而一旦德國憑藉強大的陸軍橫掃荷蘭和比利時甚至法國西北沿海地區或者干脆占領挪威,上述封鎖便完全失去效果。同樣道理今天在審計和稅務服務仍舊無比強大的普華永道必須適應新的格局變化,盡快且有效地拓展非審咨詢業務尤其是數字化新興增值服務。此外普華永道須要認識到的是德勤憑藉在商務咨詢市場的先發優勢通過購并和戰略聯盟方式已然占據了多個業務層面壟斷和準壟斷地位,如果三年內不能進行大級別合并行動,評者預判PwC與Deloitte.之間的總體營收差距將會逐漸拉大直至層級分化。

       傳統業務方面無論審計還是稅服均發生了異乎尋常的大幅增長(4.68%和4.15%),然而以評者掌握的現有資料無論北美、英國還是亞太(包括日本)普華永道近三年的的審計業務狀況以及全球范圍內年審費在500萬美元以上級別輪換客戶情況而言涉及的審計費出入凈額(系負值),評者對于16--17年度PwC全球年報中尤其是涉及審計營收達7個多億美元的增收額(由上年度152.8億美元增至159.95億)保留個人謹慎性懷疑。再考慮到橫向比較四大各家同業務線情況,用“美元匯率變動”因素來解釋并不成立。
       年度內審計客戶輪換情況依舊延續上年的出超態勢,失去了如BT(英國電信)、 NBU(烏克蘭國家銀行)、Micro Focus、Reckitt Benckiser等大型客戶卻基本沒有得到同等級別的新客戶回報,只是在中國區得到了中國中鐵,丟失了徽商銀行。
        IPO市場表現則依然出色,擔當了Gulf Energy Development 、Biopharma Credit Plc、Switch Inc以及中國企業如眾安保險、閱文集團、易鑫、山東國信、搜狗等大型境外上市項目審計師。
        
       年初普華永道以從2017年4月1日開始的為期5年的“可展期勞務合同”方式獲得了GE(通用電氣)在全球共42個國家大約總計600名稅務職員的內部稅務團隊。對于此番“購并”行為即使普華永道內部也是存在相當程度爭議,對于稅服(無論企業稅還是轉移定價)業務線本身既已足夠強大的水記來說是否需要支付這類并不合算的賬單(實際是替境況不佳的GE來支付這些員工整整5年的薪水而同時以收取GE方面業務服務費作為補償的減員增效接盤俠)姑且不論,從效用而言這些員工實際上無法像國內某些媒體吹捧的那樣“可為普華永道的其他稅務客戶服務,如虎添翼。。。”云云,實質上這個5年租用合同就是一個用管理費用購買營收數字的左手換右手把戲:)而且那600名員工并不買賬(感覺被GE拋棄轉賣),與GE之間發生了一系列后續維權爭端,其中有數十名員工已被解雇。

       負面給人印象最深刻無疑是在第89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因為普華永道計票會計師的疏忽,造成了最佳影片出現史無前例的大烏龍事件。雖然在普華永道方面多次公開道歉并承諾在今后進行整改和加強監控維持了這一行業榮譽遠大于財務利益的合作關系,但是眾目睽睽之下會計師本身的形象確實已經受到了這次意外事故的影響。
       另外以巨額賠償金(具體數額不詳,但據聞系九位數美金)私下了結了MF Global 30億美元索賠案

       在9月底一年一度的四大發薪季,普華永道在中國區以“Game  Changer”名義推出薪酬新政:各層級的工資與2016年保持不變,但同時引入了“績效工資”制度,將在下一封工資信發布時進行結算。這一變相“凍薪”使得PwC的同級工薪水平在四大中墊底,一時間打擊了員工士氣不滿情緒油然。然而評者在此指出的是此(“凍薪”)并非中國區一時興起而然,可以看作是普華永道欲在全球推行薪酬新政的提前試點。“Game  Changer”絕非僅僅是個噱頭,實在是水記目前在業務擴張與人力資源成本之間的兩難選擇而為。普華永道潛在的戰略轉型將不足以支持目前的員工結構和薪酬水平,更為重要的是PwC是絕對不會容忍也承擔不起人設崩塌,是以兩者必改其一。另據悉普華永道計劃在明年關閉6家英國分支機構后接下來會進一步裁撤全球某些地區分所和部分員工。
       四大固有的薪酬制度隨著數字化和AI新時代的到來勢必將改變游戲規則,普華永道已然邁出第一步。



BONUS.     安達信的復活?

   

        3月初一則“新組建的“Arthur Andersen”宣布自己在包括美國在內的16個國家重組了之前的五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安達信”的消息令諸多老安達信人百感交集四處傳揚,乃至其后又發生了圍繞安達信名稱權之爭鬧劇。評者本人并不看好這個所謂“安達信”的復興前景,一言以蔽之:王者歸來?但惜早已換了人間!

       正如恐龍其實從未從地球上真正消失,他們仍舊以某種生命形式(例如鳥類)留存并延續下來。安達信?從未消逝何談復活
       孰不見無數原安達信遺民與苗裔仍舊活躍在各個領域各個階層,僅四大會計公司的全球合伙人當中便有眾多EX-AAer。其中就包括會評前文提到的安永中國區首席合伙人Albert(吳港平先生)、加入印度德勤的BMR的創始人原印度安達信總裁和稅務主管合伙人Bobby Parikh 以及接下來說到的原英國安達信末裔暨現任德勤英國首席執行官David Sproul,自其2011年任職以來治下之英國德勤業務突飛猛進,營收額增幅和員工增長率均為四大之冠,并在普華永道歷來的傳統優勢市場---英國大大縮小了兩者間的差距(最新財年英國德勤營收額33.8億英鎊,普華永道35.8億英鎊),太守以往不止一次點評過英國德勤實際上并非“Deloitte & Touche”而是“Touche & Andersen”。  而在Sproul激進勃發而又充盈傲骨之氣掌控之下將原安達信血脈傳承提供了的精神注解

       至于當年那個安達信實體復活與否。。不妨摘引事件當天評者本人在朋友圈所寫一段尾評: 我實在無法想象列儂多活三十年的情景會多么慘不忍睹如同今日之老崔。。。萬古長風,一朝風月。在恰到好處的時點死去純屬神跡。對于這個傳奇品牌,復活。。。你們的份兒夠嗎? 省省吧


------------------------------------------------------------------------------------------------------------------------------------------------



NOTE 2

2017年度“Brand Finance” 全球品牌報告(TOP500)涉及四大會計公司部分:



排名           品牌字號           品牌價值(億美元)


66              PwC                185.10

77              Deloitte.          167.76

98              EY                 133.57

124             KPMG               109.00  










三   中國區熱點簡述


       就本年度四大在國內新開立分支機構的地點:昆明合肥(普華永道)長沙鄭州(畢馬威)這些弱二線城市而言,他們在內地持續十余年一輪又一輪版圖擴張落子已接近尾聲。染鵝如果就此以為四大中國成員所們的雄心與自我膨脹逐漸停歇終場便錯了,止于地理大發現游戲而行向深耕發掘乃系新的淘金遷徙路徑。君不見諸如“阿里巴巴與普華永道簽署了一項新的跨境食品溯源的互信框架合作”、“德勤全球審計交付中心落戶重慶”、“德勤于香港正式成立亞太區區塊鏈技術實驗室”、“安永攜手南京大學共同成立國家雙創示范基地南京大學-安永校企合作中心”。。。等等
       此外不僅像早已業界知名的“德勤高科技高成長中國50強”還有如“安永企業家獎”、“安永復旦中國最具潛力企業”、“畢馬威金融科技100強”各類四大主辦的年度評獎活動都在以不同角度卻同樣的套路擔當著交叉業務擴展和公眾知名度宣傳功能。顯然各家都在注重將“有效社交”理念與更好的的用戶體驗感糅合而成最佳的“四大”品牌加成效果。畢竟,在這個全球第三大專業服務市場,BIG4營收額比重實在與其全球品牌和影響力嚴重不符。解衣磅礴,彼時不候。

        本年度四大中國區重頭戲即為德勤為慶祝在華創設分支機構100周年于9月25日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重慶。。。等多個城市地標性建筑“亮燈”并隆重慶賀自己的百年中國華誕(同時德勤全球很應景地宣布了一項針對中國區總額約2億美元的戰略投資計劃)。此舉不僅是德勤華永也是“四大”(包括原“六大”)作為整體正式進入中國內地有史以來最為高調的一次自我展示行為,無論在顯示自身存在感和增強員工歸屬感與自豪感方面皆聞達知賞,作如是觀。

       在著名做空機構渾水發布了關于內地在港上市公司---輝山乳業(HK:06863)調查報告之后股價暴跌,隨即為其連續三年出具無保留審計報告的外部審計師KPMG成為了另一個公眾普遍質疑的焦點。在此評者無意也無資格置喙其中是非淵源,但是需要指出一點要害之處,即該公司執行董事,首席財務官其人原系沈陽畢馬威高級合伙人。這一現象實際上揭露出一個全行業乃至全世界普遍存在一個潛規則現象:大量的審計師(尤其是四大)跳到其原審計客戶(財務部門)就職。這一本來顯系影響獨立性的弊癥因數量之大范圍之廣而早已見怪不怪司空尋常。
       評者個人一直以來的觀點:目前以“四大”為代表的這種審計服務模式亟須由某種全新的更加獨立的以超然第三方形式取而代之,而在此之前,那些存在的問題注定無解。審計師、客戶乃至公眾都只是“假裝”相信審計師是勤勉而有效地盡到了他們的職責。所有當事人都只是某個荒誕而老舊劇本的產物,角色區別僅僅是一群以此謀生的演員、劇場經理、大多時候酣然入睡偶爾會驚覺起哄要求退票的觀眾。。。

       北京德勤審計部1組從來沒有如此出名過,在9月份里的那幾天陡然爆“紅”成為全國業內外公眾攝目之所。此事件的由來經過無需評者再行贅述,不過以本人所了解的部分內情而言便堪稱一幕新版《羅生門》。太守注意到亦并不否認此番風波有跡象表明存在某些背后“勢力”刻意渲染并歪曲事實推波助瀾因素,然而我們須知“常懷抱柱信,豈上望夫臺?”,請把所謂“人性化企業文化、關愛員工、員工才是我們做有價值的核心資產。。。”之類的漂亮口號提高到關乎興衰高度的核心理念來真正落實到行動中、溶入血液中。
       “以一個兩周的新員工角度,XX的員工政策比德勤更人性化更溫暖。。。”----語出評者一位在德勤華永就職數年后跳槽到另一家四大所的小朋友。說到底像“無秘”那樣的職場公廁存在與否重要嗎? 行止如水,口碑自在人心,值得相關當局者認真反省。
       如今網絡鍵盤俠們的“云正義”炮制與追逐的一幕幕網絡熱點話題已經徹底淪為狗血肥皂劇,而且無一例外沒有第二集。當初某些醉意不在酒作義憤填膺造型者早無興致再去理會當事人如何如何。。 只是,評者仍然要說:四大各家均應引以為戒。但愿今后不要再次重演。此事雖為德勤一家之禍,實乃四大同仁之福!












年度FIRM:     EY

       憑藉本年度全方位的靚麗業績答卷一舉將10年以來全球四大“2+2”格局進一步衍化為“2+1+1”。倘若縱向比較,安永無疑正處于其歷史全盛時期。在進一步模糊和試探業務多元化邊界臨流之畔,這家傳統會計巨人勢必將瑩然呈露更多橫向羅列卻錯落有致的交互接口,祈望“更美好的商業世界”梯航飛升。

       物競時趨,觀照于專業服務領域興亡替嬗之際,藉或朽之物修不壞之身。生滅俯仰間,榮落如斯。








年度人物:   “小勤人”

        9月間德勤推出財務機器人的突發新聞和一段宣傳視頻瞬間招致的公眾反響以及隨之引發財務從業者們的焦慮和迷茫心理久久無法消散。雖然之后普華永道和安永也相繼推出同類作品,然而就首發者所帶來的新聞轟動和社會反響程度都是后者無可相比的。
        “小勤人”(德勤財務機器人昵稱)以及其他同類財務機器人所昭示未來人工智能技術所應用的數字化會計和人工智能審計將成為社會的主流趨勢并勢必顛覆現有的傳統業務模式并使得職場人力資源管理發生革命性演變。

        AI風云際會間,年度人物實際上卻是那個曾經和正在為之迷思、拘牽、戲謔、夜不能寐。。。而終將坦然面對的 你










篇后語:


     

        一年一度如此這般不自量力地欲圖將全球專業服務領域之某一區間的頂級層面假以全景式解讀,無他,惟惜諸多評議與斷想如不援筆立就恐須臾散逸而無可復得。
       如鶴窺冰者,俯仰垂云之下,踵繼余緒之間,嘆彼時不候興盡而莞。。






   
                                                                         豫章太守綴于新宿東口

                                                                                        2017年12月20日

12
發表于 2017-12-20 15:34:15 | 只看該作者
嗯確定確定
13
發表于 2017-12-21 08:55:44 | 只看該作者
好資料,謝謝分享
14
發表于 2017-12-21 11:42:13 | 只看該作者
高屋建瓴
15
發表于 2017-12-21 12:57:40 | 只看該作者
謝謝分享,
16
發表于 2017-12-21 13:36:40 | 只看該作者
宏觀、系統、完整
17
發表于 2017-12-21 14:59:58 | 只看該作者
宏觀、系統、完整
18
發表于 2017-12-21 15:16:55 | 只看該作者
我是來點贊的【暫時沒看完】
19
發表于 2017-12-21 20:40:06 | 只看該作者
20
發表于 2017-12-22 08:50:51 | 只看該作者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新浪微博登陸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中國會計視野論壇 ( )   

GMT+8, 2020-3-30 14:13

Powered by X3.3

© 2001-201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